长春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国产工业机器人逐步走向成熟的契机是否来临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6日    点击:[0]人次

国产工业机器人逐步走向成熟的契机是否来临

日前,由哈工大机器人(山东)智能装备研究院和中智科学技术评价研究中心主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首部机器人产业蓝皮书《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9)》在线上发布。

《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9)》在线上发布

该蓝皮书全方位剖析了中国机器人产业现状及发展趋势,其中产业区域、资本市场、人才、专利、创新发展等专题论述是该蓝皮书的一大特色。

《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9)》内容截图

国产机器人市场潜力有待释放

蓝皮书中指出:受汽车和3C电子行业不景气等因素影响,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售量出现自2013年以来的首次下滑,中国市场共销售了约15.6万台工业机器人,但其中国产工业机器人销量占比由2017年的23.9%提升至28.2%。

机器人密度是衡量国家制造业自动化发展程度的重要标准之一。中国工业机器人密度增长迅猛,从2017年的97台/万人增长到2018年的140台/万人,显著超过全球平均水平99台/万人,但依然与先进国家差距巨大。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潜力巨大。

全球和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和密度

国产工业机器人结构持续调整,逐渐走向成熟,国产工业机器人占比在3C电子制造、汽车制造、金属加工三大领域均有所提升;全球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保持快速增长,中国服务机器人发展增速高于全球增速;机器人关键技术与国外存有差距,核心零部件仍依赖进口,应鼓励技术积累,政策向技术创新倾斜。

国产工业机器人占比在三大应用领域均有所提升

系统集成处于机器人产业链下游,2018年市场规模约607亿元。码垛和焊接仍是最大应用领域,总占比约70%,近五年焊接占比逐年减少(40%→33%),装配应用占比逐步提升(10%→16%)。

2014及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市场结构对比

2018年,机器人产业竞争加剧,进一步压低产品价格及利润空间,工业机器人上市企业毛利率呈下降趋势。报告预测,未来随着核心零部件及单机本体的国产率不断提升,企业毛利率有望回升。

2015-2018年中国上市机器人样本企业营业收入及毛利率

2018年中国机器人产业投融资事件中,被投企业多数为服务机器人企业,占比达83.5%;物流、教育娱乐、医疗、商业服务等机器人领域将持续吸引资本进入。

2017-2018年机器人产业细分领域投融资事件数

机器人产业人才形成多种来源渠道,但人才供应量仍无法满足产业需求。2018年,中国机器人研发工程师十大岗位平均月薪超过1万元;掌握机器人应用技术的一线工人,其收入和薪资涨幅高于未掌握机器人应用技术工人。

机器人技术工程师和应用工人岗位薪资情况

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杰才认为:“机器人产业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业水平的重要标志,已经被许多国家上升为国家战略。机器人产业蓝皮书系统阐述了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全貌,可以为产业发展及科学决策提供参考,具有重大社会和经济价值。”

社科文献出版社社长谢寿光表示,本次出版发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9)》是首部“机器人产业蓝皮书”,具备原创性、专业性、前沿性,还保持了独立性、客观性。在中国机器人产业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出版这样一部能够科学研判国内机器人产业所处的发展阶段,客观正视机器人产业面临的问题及未来发展趋势的蓝皮书是适时而必要的。

机器换人的制造业

与物流、服务和特种机器人相比,工业机器人是目前中国成熟度最高、市场占有率最大的机器人品类。

疫情危机给正处于去产能、去库存关键时期的中国制造业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大量低效率、高负担的中小企业可能面临直接淘汰出局。而幸存下来的企业,亦需要反思如何加快提升工厂的智能化水平,提高类似风险的应对能力。

中国制造业进入下半场,廉价、低素质的劳动力,反而可能成为随时引爆企业的“定时炸弹”。

深陷于招工难痛苦的制造业老板,都知道机器换人的重要性,但是具备现实可操作性的企业并不算多。

首先,目前工业机器人的应用领域尚有明显局限——主要还是集中在汽车制造、3C数码、金属加工等标准化和自动化较高的生产领域,能承担的工序也十分有限。

不同行业的企业平均拥有的机器人数量

其次是企业经济账。相对于人员工资可以按月支付,机器人的采购费用往往是一次性的。这笔不小的前置成本,让许多原本资金链就颇为紧张的制造企业望而却步。

这笔固定投入之外,还涉及到若干的隐性成本。包括生产线改造、技术人员的培训、设备调试维护、管理层重组……有能力承担这笔改造费用的企业,往往需要良好的现金流和雄厚的势力。

终端企业的资金压力,直接传导到供应链上游——以系统集成环节为例,目前与终端企业的付款方式一般为“3331”“361”“252”模式。所谓“3331”,即设计方案审核通过后拿到30%定金,产品发货后拿到30%,安装调试完成后拿到30%,最终项目验收之后拿到剩余10%保证金。在拿到账款前,研发企业需独自承担前期所有的设计、生产、采购、人力、研发等费用成本。

工业机器人产业链

严重的前期垫资,和时有出现的欠款情况,大大增加了研发企业的资金压力。客观环境的恶化,让不少企业转将发展重心聚焦在如何获取政府补贴、资本投资上,而忽略了自身能力建设——缺乏核心技术、未找到精确市场定位、陷入价格战的泥潭……也带来了国内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大面积浮躁。

从技术逻辑上来讲,工业机器人是一个需要长期积累的技术领域。相对于四大家族(ABB、安川、发那科、库卡)这样的全球老字号,起步较晚的中国工业机器人,本体国产化率的比例依然偏低,尤其在多关节机器人、SCARA机器人等中高端产品中,依然是外资品牌的天下。

2017-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细分市场国产外资占比

机器换人所替代的是大量简单劳动力和一般技术工人。但随之而来的,是相应的机器人技术研发、操作、维修、营销及管理人员需求的大幅度提升。

这就涉及到一个深层次问题——中国制造业人才的全面升级。毕竟再先进的机器人,也是由人研究出来的,绝大部分也需要由人来操作。

机器换人的背后

目前产业频频提及的机器换人,本身具有双重语境。一方面是用机器替换大量简单、重复劳动力;另一方面,管理机器的人也需要随之更换。

机器换人背后所集中体现的,是中国制造业思维方式的整体转型。

疫情对中国产业经济的影响具有两面性,一方面给诸多制造企业带来灾难性打击;另一方面加速摧毁旧的生产方式,倒逼企业改革。

改革首先改人,这是任何领域都绕不开的话题。从手工作坊式的生产到智能化制造,这是两种天壤之别的管理方式。

而在更大的社会生活层面,智能化机器带给我们的便利也在这场危机中尽显。

从历次经验来看,大的危机之后,往往能重塑一些行业。尤其在各种前沿新技术纷纷进入落地应用阶段的当下,危机既能催生场景应用的成熟,也能促使人们对原有生产生活方式的深入反思。

但是最终技术的方方面面都会回归到人。那些能从危机中抓住机遇、洞悉未来、驾驭能力的人,才是未来真正的赢家。毕竟,技术在进化,人也需要同步进化。

(本文来自:工业互联网观察)

学会思考

上数学课

共产党宣言读后感